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天儿真的好冷呀……
      
       桃源乡没有四季的更替,阳光总是恰到好处的洒在这块尘世之外的净土上。就连植物需要雨水的灌溉时,阳光仍一如既往的不受任何影响。把整个桃源乡笼罩在彩虹之下——

       这也只是许多年前的桃源乡罢了……

       白泽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一阵寒风吹过来,不禁打了个寒战,紧了紧身上的裘衣,把脸埋进披风厚重的毛领中。轻轻呼口气,白茫茫的雾气消散在空气里。

       “白泽大人……赶紧回来吧。小心冻坏了身体……”桃太郎站在极乐满月的门口,焦急的朝白泽使劲挥着手。

       白泽仿若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仍在那里呆愣愣的站着,喧嚣的风声在耳边回响,披风的衣角被狂风卷起,凉意嗖嗖的袭上了后背。放眼望去……诺大的桃源乡只剩下寥寥无几的活物。

       桃太郎叹了口气,走到白泽身边,拉着白泽的手回到了店里。

       “找到在哪里了吗?”鬼灯脚步匆匆的经过办公室,嘴里叼着半片面包,随手端起桌上昨晚剩下的茶水缓解了干燥的喉咙。

       “还没有……”唐瓜抱着一堆比自己还要高的文件回到,声音里夹杂着不宜察觉的哽咽。

       鬼灯微微一愣,接过唐瓜手里的文件,俯下身子摸了摸他的头,“没关系,麻烦你们了……”

      
       唐瓜低下头躲开鬼灯的视线。

       鬼灯大人……您笑的太难看了……

       啊!对了,忘记给一子二子做红豆饭饭了。鬼灯忽然想起俩孩子,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回房间寻找她们。

    “座敷童子……味道怎么样?”阿香满眼温柔的看着两个孩子狼吞虎咽。

    一子:“比辅佐官大人做的好吃。”

    二子:“没有老中医做的好吃。”

    也是当着鬼灯的面,座敷童子才敢提起白泽的名字,许多年前,俩子拉着鬼灯的衣角吵着要去极乐满月住段时间。辅佐官大人却突然捂着胸口疼得弯下了腰。自那以后,两孩子乖乖的吃着鬼灯做的越来越好的成品红豆饭。

    “麻烦阿香小姐了。”鬼灯进来的时候阿香收拾了餐具已经走到了门口,一子二子排排坐在鬼灯的床上晃着腿……

     就跟那只白猪坐在柜台上捏着耳垂晃着双脚的样子……一模一样……

      人类世界文明的发展伴随着各种无法预知的危难。科技的进步、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让血肉之躯的人类对外太空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探索。而那颗突然出现在地球和火星之间的行星更是引起了无数人的好奇。

      那颗和地球宛若复制粘贴般出现的行星就在某一天凭空出现在地球的周遭,无数天文学家都无法对空间站观测到的视频做出解释:在漩涡中心凭空出现一个行星!还和地球一模一样。

      经过观察,该行星和地球的公转自转无比接近。平均温度可能会比地球要低一些,但是就空间站拍摄到的照片证明,上面有海洋和土地。

      科学家预测:可能有生命存在。

      这一预测让大部分人沸腾了,地球资源的减少、环境的改变、让很多人想要逃离地球,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持反对意见:改变自己生活的环境得靠自己的努力,不然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下场。

      就算呼声不同也难以阻挡人类登上那个行星的脚步……还带回来了生命体……

      那个长着水母的样子却跟人差不多大小的生命静静的躺在科学家顺便带回来的液体里……默默的酝酿着足以毁灭这世界的未知病毒。

      在工作人员值夜班的时候打破了石英玻璃将触手伸向了他的脖子,瞬间刺破了皮肤,很难想象,那么柔软的物体也会有那么大的硬度。

      于是人类经常在电视里见到的丧尸成为了现实的噩梦。

      当时正值圣诞节前夕,鬼灯和白泽早早就加班完成了自己的工作,约好一起去现世过人类的节日。

      白泽其实特别怕冷……桃源乡的日常服根本不顶用。厚厚的围巾盖住了半张脸,穿着厚重的衣服,鬼灯倒是没有多大感觉,仅穿了一件大衣。

      鬼灯瞄了一眼白泽,所以说,为什么要在自己不喜欢的天气里出门啊~

      下着不大不小的雪,两人就牵着手漫步在都市的街头,经过的人会送上祝福的目光,花店的小姑娘抱着玫瑰在人群中穿梭,突然在他们面前站定,抽出一只玫瑰往鬼灯手里一塞“下雪天得到玫瑰祝福的人会一直幸福的呢……”接着又赠送玫瑰了……

      “啊啊……真是青春活力的妹子啊……”

      白泽红着脸看着鬼灯手机的玫瑰,鬼灯‘啪’的一声拍在白泽的头上。

      “喂,你这恶鬼,都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吗!?”白泽愤愤的把玫瑰取下来紧紧握在手里不满的跳起来。

      “那您有给我准备礼物吗!?”鬼灯停下来,看着眼睛瞪着的白泽,伸手把他的围巾往上拉了拉。

      “哼!”白泽一跺脚,从口袋掏出金鱼草的限量版手办。这可是他整晚没睡排队得来的!就知道鬼灯那段日子忙,才没有时间去买!

      鬼灯笑开了,松开白泽的手把手办收进自己的口袋。“您说,明天还会下雪吗?”鬼灯仰起脸看着天空,小小的雪已经停了。

      “蛤!?”白泽仰起脸,什么都看不到。

      鬼灯的右手捂着小小的盒子,手心的汗都要浸透了盒子上的丝绒。盒子里面躺着两枚同款式的戒指。

      虽然不需要但是也很想给他这家伙一个承诺。

     “看这乌漆麻黑的天,明天肯定会有大雪的。”白泽闷着声音说道,唉,好不容易来现世一趟,想着明天可以去很多地方玩呢,一场大雪去哪里都不方便了……

       鬼灯好像看出来他在想什么,把他的手握在手心插进自己的口袋。“呐,白猪,你的礼物等下次下雪的时候给你吧。”那个人类女孩子说下雪收到玫瑰会幸福,那下雪给做出的承诺也会永远存在的吧……

      “为什么要等下雪啊!?你这恶鬼,说你是不是没准备,想着今晚偷偷买点什么打发我!说!是不是!”

      鬼灯‘啧’了一声,抬手把白泽挥了出去……可怜的白泽由于穿的太多,直接向前翻滚两圈半撞到一棵圣诞树上,才停下来。刚准备破口大骂,树上的雪球簌簌落下来,塞了白泽一嘴。

      “啊呸……”白泽垮着一张脸,还以为人这么多,恶鬼不敢怎么样,真是想多了!

      可是两个人都没有等来第二天的圣诞节,夜里十一点,两人找了一家酒馆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小白伸着舌头带着气喘吁吁的桃太郎寻到他俩。

      “鬼灯大人,咳,地狱出了紧急情况!阎魔大人终止了您的假期。”

      桃太郎从怀中掏出一张红色的信纸。没等桃太郎开口说话,白泽一把抢了过来。

     “恶鬼,记住了,我的礼物要在下一场大雪之前给我!”白泽伸出手指指着鬼灯的鼻尖。“不然您老人家就孤独终老吧!桃太郎,我走。”白泽转过身便垂下了眼眸,凌厉的的目光注视着桃源乡的方向……上次天国发布这种紧急事态还是那种巨大的物种灭绝的时候……究竟是什么事,能再次引起这么大的重视。

      “……”没等鬼灯回过神来,就只能见到白泽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

      没办法,只得先跟着小白回地狱,“地狱发生了什么?”鬼灯皱着眉头问到,有什么事情是非得自己回去才能解决的事。

      “发生了很恐怖的事情。”小白的尾巴没有像平常那样竖起来甩来甩去,默默的垂着。

      就在昨晚,地狱突然收到一个亡灵,但是奇怪的是没有标明死亡原因。然后半小时之内,大量亡灵涌入地狱,全都是不明死因。阎魔大人想着鬼灯正在休假,便派了其他的狱卒去现世调查……

      “就在今天中午失去了那名狱卒的联系……”

      “而且,地狱的亡灵持续暴增……”

      看来真的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啊……鬼灯抬头看了看远方,不知道是什么的灾难正在发生着……

      两人丝毫不敢耽搁,赶紧回了地狱,三途川前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灵魂,吵吵嚷嚷的,夺衣婆看着这景象已经吓的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鬼灯从人群中抓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冷静的灵魂,带着小白开拓出一条通道赶到了阎魔厅……

      阎魔大人、茄子、唐瓜、阿香小姐全都是一脸筋疲力尽的表情……一子二子坐在办公桌上互相靠着小憩。

      “大概的情况我已经知晓了。现在要紧的是安排好这些亡灵的去处,另外弄清楚这些人的起因……另外……”

   “阎魔大人不好了!”一名狱卒慌慌张张的闯进了阎魔厅,“那名狱卒回来了,但是!”一口气憋在喉部,小狱卒呛的说不出话来。

   “各位大人自己去看一下吧!我不知道怎么说,明明这就是地狱……可是,外面发生的才是地狱罢……”许是才刚刚当上狱卒不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景象,也不知道怎么描述。

      怪不得说这才是地狱呢、刚刚还正常的灵魂现在一团乱糟糟的互相撕咬着,鲜血涂满了赛河原,小孩子的灵魂被吓的四散逃开。

     “丧尸!?”那个鬼灯带回来的亡灵看到这服副景象,“我想起来了……”那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是被朋友咬死的……”

     “那我的身体……还在人间活动着的吗!?”

     “丧尸?是什么?”阎魔大人听到他的声音,赶紧问道。

     “就是类似于行尸走肉的状态,没有思想,尸体仍旧在活动,对生者的气息很敏感,会追逐所有活着的生命,并且攻击他们……可是,这只是电影里的情节啊!”那人抓着头发奔溃的低下身去“我的家人……我的家人啊……”事发时,他们一家人刚吃完晚饭,他去庭院抽根烟的功夫就被邻居袭击了……

   “那有解决的办法吗?”鬼灯抓住他的衣领,努力控制自己的怒气。

   “不知道……”

    如果说是类似丧尸的话,那么狱卒应该是不会受影响的……但是,鬼灯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在现世调查过的狱卒,他的样子跟这个亡灵描述的一模一样。

     一群人没有人开口说话,鬼灯静静的看着外面混乱的景象……突然把视线定在了三途川的的两岸……

     那些在推搡过程中不慎跌下忘川河里的亡灵都停止了行动,一动不动的漂浮在河面上。

     “通知狱卒,顺着忘川河开凿河道,让忘川水围绕着地狱流动……”

     众人这才发现,那些亡灵只会挤上奈何桥,并不会从忘川河里游到对岸,但是这么多的亡灵万一将这河填起来,那在解决办法出来之前就没有丝毫的胜算了……

     “现在想想该怎么办吧……”人手已经排遣下去了,鬼灯捏了捏鼻梁转身看着一筹莫展的众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筹莫展。

     “能不能向天国寻求帮助啊”唐瓜扯着头发弱弱的开口……

     天国!鬼灯突然想起来白泽离开时奇怪的样子,难道天国也遭遇了这种情况吗!?鬼灯的心突然抑制不住的狂跳起来。

      闪身准备去看看桃源乡看看,“鬼灯君啊……”阎魔大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你看看三途川的对面……根本没有办法出去啊……”

   “对啊……鬼灯大人,白泽大人肯定不会有事的……”小白也很担心桃太郎,但是对面密密麻麻的‘丧尸’还有不断到来的亡者,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离开地狱。

     鬼灯卸了浑身的力气,想了想自己实在是过于冲动了,那家伙肯定不会有事的。“新开启接收亡者的通道……三途川的暂时关闭,直接接引到阎魔厅来。”整理好心情,得为自己辅佐官的身份负起责任来。

   “白泽……这下麻烦大了啊”麒麟凤凰站在天国等着白泽,桃太郎好好的待在了桃源乡。

   “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将天河水接引此?”难怪白泽会发此询问,整个银河将天庭团团围住,里面站满了天兵天将……

   “唉……”三人一边朝大殿走去一边解释,“阴间接引到了众多不明原因的亡灵,阎王向天庭递交了请求调查的报告,玉帝便派遣了相关人员去现世,谁知……”

   虽然在现世被袭击变成了只会攻击的怪物,但是还是能通过通道回到天界,现在大概有数百在外执勤的天兵受到了攻击,但是唯独天河水那边安然无恙,调查才发现,他们无法越过天河水。玉帝才紧急通知引流天河水。

   “可怜我们这把老骨头,也被拉出来了……”

    白泽进去才发现,所有清闲云游天下的老家伙全部站在这里了。

   “简直就像丧尸一样……”人群中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中午有了点眉目,大家都疑惑的看着谛听。

   谛听安静的继续听着世间的动静,因为是群体的心声,哀嚎遍野……很难听到有用的信息“无意识只会一味攻击活着的生命体,被攻击的人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大概就是这样……”谛听默默的睁开了眼睛,“好像现世全部受到了攻击,已经成立了紧急的研究组织……”

   漫天遍野的灰烬……撞击的汽车、坍塌的大楼、破碎的商店、晃荡着的无意识的丧尸……满地鲜花的花店的角落传来细微啜泣,那个与白泽鬼灯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浑身颤抖着躲在柜子里……双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今天世界本来应该是多么热闹的景象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有没有人在!”突然从街道传来的呼喝让精神紧绷的她从柜子里摔了出来,枪口瞬间就对上了她。

   “原来还有活人啊。”对面的人舒了一口气,收了抢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小姑娘哇的一声哭出来,扑倒士兵的身上,鼻涕眼泪一齐抹在手足无措的士兵身上。

    毕竟是这么危险的地方,那人赶紧抓着她的胳膊,给她系上了安全绳,示意等待的直升飞机把人拉上去。

    劫后重生的恐惧仍盘旋在她的心头,全世界各地都在海上建立了安全点。一艘又一艘的直升飞机在基地起飞降落,有很多人都没能再活着回到这里。

    突然想起昨天塞给他们玫瑰的那两个人,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请这场灾难赶快过去吧……她双手合十,站在甲板上,祈祷着。

    地狱的暴动暂时是控制住了,虽然亡灵不断增加,但是没有异变。由于发现的早,奈何桥被强制毁坏了,对岸的亡灵徘徊并不过来,但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想办法解决。

   “另外……白泽,地狱的奈何桥毁了,现在只紧急开启了亡灵通道……”麒麟小声在白泽耳边低语道。

   白泽一愣,随后又释然了了,毕竟是地狱的辅佐官,“我们也得抓紧时间解决这次事件啊。”可不能输给那个恶鬼。

    打扰了我的约会时间,解决了一定要狠狠的敲诈他。

   “解决这些人倒是不太难……放进老君的炼丹炉里烧成灰烬就成了,但是麻烦的还是现世啊……”

    任务自然被白泽承包了,白泽赶紧回去桃源乡,带上桃太郎去了现世,参加了科研小组……

    两人的身份都是伪造的高级医药学家……

    白泽看着笼子里好不容易抓到的样本,一直撞着铁笼,干枯的双手向着忙来忙去的人群伸着,那双灰白色的眼睛透出的是满满的欲望……

    已经从他的血液中提取出了异常的颗粒,但是成分还在分析中。

   准确来说,两个人并帮不上忙,那些金属器械,白泽根本就不想碰,桃太郎接触现世的次数比白泽还要少,根本就不能理解那些奇奇怪怪数字所代表的意思……

    百无聊赖的白泽在实验室的各处晃荡,看到一个圆柱形的密闭容器,门把手好像可以打开,后面连着各种颜色的线,“这是什么?”正巧旁边有人经过,白泽随口问到。

   “空间转移器,S先生发明的机器,可以将任何物体分解、传输再重组,简单来说就是传送装置。”

   “有用吗?”白泽的眼睛突然泛起光。

   “有过成功的案例,但是听说有些不稳定。”

    白泽道过谢后赶紧去找了S先生的学生,请求他为自己开启传输装置。

    装着制服的博士伸手抬了抬眼睛,“长距离的传输会引起空间的波动,危险性比较大。你还要尝试吗?”老师留下来的装备经过研究虽然已经比初代好了很多,但是仍没有达到理想的状态。

   “要!”鬼灯那里的情况肯定比天国要严重,就连唯一的通道都被关闭了,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地方有什么用!在麒麟面前强装的镇定,在得知有希望去阎魔厅的一瞬间土崩瓦解……

   “那好吧,我先去实验室等你,你去跟你的学生交代一下吧”

   “不行,白泽大人,我要跟着你一起去!”听到白泽要独自一人去地狱的消息,桃太郎从椅子上蹦了以来。

   “我也想要去看看小白他们还好不好……就算遇上危险,我也能和白泽大人做个伴……”

    白泽没办法,只得带着桃太郎一起站在了机器里……

   “鬼灯大人,你的房间门口突然出现了一扇门……”茄子一直面对着鬼灯的房门在画画,希望可以抵消自己的恐惧,面前的画纸突然被吹散,茄子好奇的想:哪里来的风?

    就看到一扇凭空出现的门……

    一群人赶紧站的远远的……鬼灯把茄子拉起来护在身后,紧张的盯着门的变化……

    最先出现的是带着红色串珠的手,鬼灯在看到指尖的时候就握了上去。

   “你这恶鬼,如果不是我怎么办?”白泽欠欠的声音传过来。笑盈盈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白泽大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唐瓜和茄子扑到白泽怀里紧紧抓着白泽的衣服。

   “啊……桃太郎你也没事太好了……呜呜”

   “啊,别哭了,看到你们平安真是太好了。”明明在安慰着别人,自己的眼泪却忍不住留下来,真是太丢脸了……桃太郎桑。

   “喂。”鬼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明明有很多的话想说,看到他的一瞬间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恶鬼,你也没事,实在是太好了……”白泽笑眯眯的刚说完这句话,那扇门的漩涡突然开始加速转动起来,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紧紧吸住了白泽和桃太郎的身体。

   “白泽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桃太郎努力想要抓着什么,可是什么都抓不住。

   “白猪……”鬼灯看着他的身体,着急的伸出手去,可是指尖堪堪错过,两人就这么消失在众人面前,那扇门也随之关闭。

    有很重要的东西丢了,有一种他们再也不会回来的感觉……鬼灯看着什么印记都没有留下的门口,“刚才……我好像看到那只白猪了……是幻觉吧?”三途川关闭、天国肯定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那个家伙怎么有空来地狱呢……

    阎魔大人往后退了一步,一群人不敢直视鬼灯的眼睛,那种不好的预感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根本无法说出安慰的话来。连自己……都骗不过……

   “桃太郎……”小白突然大哭起来……

    啊……原来不是幻觉啊,鬼灯走进了房间,默默的坐在床边,一直待着的房间渗出比八寒地狱还要冷的凉气……

    白泽和桃太郎突然被送回了桃源乡,可是下一秒连带着桃源乡一起出现在了这个地方——已经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的地方。

    方圆不过半里的桃源乡,边缘全是黑漆漆的虚无,不管从哪个方向跨过,都会从相反的地方回来……两个人已经困在这里七年?还是八年?白泽也记不大清了……

     天气也是出奇的奇怪,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有一种天气,从那唯一一棵活着的桃树来看,应该是春夏秋冬的顺序,现在,大概是冬天吧……

     漫天的乌云笼罩在桃源乡的上空,生命渐渐的在这片土地上消失,荒芜的土地种不出任何植物,唯一活着的就是白泽和桃太郎了,哦……还有那棵不知是因为冬天到了还是因为已经死亡了的光秃秃桃树。

     自白泽从洪荒中诞生,经历了地球上各种生命的形成,最开始只有他……不管走到哪里,都只有他,没有人跟他说话,他天天对着各种植物、原始生物聊天。

     那种铺天盖地的孤独,现在又出现在白泽眼前。

     若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叫做温暖,白泽本也不惧怕孤独,可是品尝了不同人给予他的热闹,就会对独自一人产生深深的恐惧。

     还好……虽然很对不起,但是,幸好有你在身边。桃太郎桑。

     白泽看着专心煮着粥的桃太郎,“对不起啊……桃太郎桑……”还是很不忍心,还是觉得他和自己困在这里是自己的错……

     “您在说什么呢”桃太郎不满的皱起眉头,“是我自己要跟着您的,您不必感到愧疚”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就算是白泽大人……也会奔溃的吧……

     “再说,我觉得很幸运跟您在一起度过这段日子。”桃太郎把熬好的粥递给白泽,好在桃源乡的储藏比较充足,但是也不知道还能再坚持多久。

     鬼灯大人也会稍微放点心吧……

     鬼灯将八热地狱的烈火引向了三途川,亡灵在真火中瞬间化为灰烬,本来鬼灯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毕竟那些受刑的灵魂会在瞬间经历万生万死而不会消亡。

    “总算结束了”阎魔大人长出一口气,“鬼灯君……?”想着让太过操劳的鬼灯休息一段时间,可是刚刚还在身边的鬼灯已经没了身影。

     鬼灯第一时间赶到了三途川,烈火还没有完全熄灭,夺衣婆正在重新构造通道,一座桥慢慢的出现在两岸,通道重新开启成功,鬼灯跨过奈何桥走进了满是烈火与灰烬的对岸,现世的大衣烧焦后紧紧的灼烫着皮肤……

     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鬼灯愣在了桃源乡的外面——哪里有什么桃源乡呢?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天空,飘着的云彩……

     桃源乡——好像从来不存在于这个地方

    “啊……鬼灯大人,您的手臂先包扎一下吧。”鬼灯没有停歇又赶回了地狱,阿香看着他受伤的四肢准备去找点绷带。

     鬼灯一把抓住了阿香的胳膊,地狱的辅佐官从来没有对女性做过这么失礼的事情。

    “阿香小姐……您知道怎么去桃源乡的吧……”一定是自己太过劳累,所以记错了路,不小心迷路了所以才找不到。

     “……”阿香疑惑的看着鬼灯,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总之,麻烦您现在带我去桃源乡一趟吧”
阿香没有继续问下去,只得带着鬼灯踏上了刚刚鬼灯走了无数遍的路……

    “桃源乡……呢?”阿香看着一无所有的天空,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

     白泽、桃太郎、连带着桃源乡——一起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地狱回荡着小白他们的哭声……一子二子歪着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现世的科学家,终于从样本的血液中分析出了异常颗粒的结构:一种精密的机械,跟人体内的巨噬细胞差不多大……随着血液的循环会穿过脑内血管,定居中枢神经系统内。接收来自那颗不明行星的电波信号……

     那个行星的信号可以通过空间站和各个卫星的讯号进行干扰,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在地球的母体。

     好在,那个‘水母’很好找,它所发射出的电波讯号是最强的,利用相关的探测仪,很容易找到,接下来便是实施抓捕了。

     一场恶战发生在荒凉的沙漠……满地埋着的都是丧尸,把‘水母’围在中间保护起来。

     死亡之后的身体血液不会继续流动,静止的机械不会到达脑内,所以只要分离丧尸的头身就可以了,大量的武器被运送到这个地方,整整两天,解决完现有的丧尸,但是四面八方陆续而来的丧尸让大家根本没有时间耽搁,好在那个‘水母’没有攻击能力,穿着防护服的士兵一把抓住了它。

     回程的时候路过火山,直接扔进了火山口……

     喷薄而出的岩浆就像是庆祝此间事了放出的烟花。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奇怪的行星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所有人紧绷的神经突然断了,接下来又是漫长时间的重建。

     人类在探索新事物的道路上永远都不会退缩。生生不息这才是人类的强大。


     三界都安全了,鬼灯又去拜访了麒麟和凤凰。

     “白泽消失了……是什么意思!?”麒麟惊的手上的酒杯都摔了下去。

     鬼灯仔细解释了如今‘桃源乡’的状况,两人都难以相信,直到站在空无一物的天国边才接受这奇怪的现象。

   “白泽大人……为什么这大雪总是下不来啊……”桃太郎看着乌沉沉的天空,压抑感越来越强烈。

     白泽轻笑一声,“不能下啊……”对啊,不能下啊……白泽用自己的能力把雨雪全部封存在了云里。越来越厚重的云彩总有一天会具体成型砸下来的……

     可是……现在还不行啊……

     阎魔大人在地狱抽了百人在现世寻找白泽的身影……麒麟、凤凰拜托了一众老朋友去各个地方寻找,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一无所获……

   “找谛听看看能不能听到白泽的声音……”凤凰心力交瘁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帮手。麒麟赶紧赶往了阴间。

     谛听睁开朦胧的眼睛“我知道你来干什么……可是什么都没有,这个空间没有白泽的声音。”

   麒麟还未开口,便带着满满的绝望准备回去。

   “S先生的灵魂还在天国,你问问他或许会知道些什么……”

   “多谢了……”

     S先生过世后,经过接引到了天国,担任灵魂学习的工作,被麒麟找到之后,赶紧带往了地狱。

    “你说白泽大人用了空间转换器吗……”听到鬼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S先生陷入了沉思,“那个机器好像还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啊……”

   “最有可能是白泽大人被传送到了别的空间、我们现在生存的空间被称为三维空间……如果把我们这个空间看做一条直线的话,类似于四维空间可以看做是一条间距不等的波浪线和我们的空间平行走形……”估计可能鬼灯他们听不太懂这种专业术语……S先生拿起毛笔画了两条线。

     “当波浪线的最低点和直线重合的时候……两个空间会有共同的通道。那个机器会导致空间的异常波动……所以,白泽大人很有可能是通过入口去了别的空间……”

     “怎么让他们回来……”终于得到合理的解释,鬼灯一把抓住S先生的胳膊。“啊……抱歉……”

   “没有关系……”S先生理解的表示不用在意。“这也有一部分是我的原因。”

   “这样吧,把现世的机器带过来,那里有空间波动探测仪,麻烦为我安排一间房间,我会在这里继续研究。”

   “好的,我马上去办。”

     如果推测合理的话,那么在接下的日子里,空间波动的幅度会越来越小,探测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到达极点后,波动会越来越大,当波动最大的时候,开启机器就有可能到达白泽的空间。

     鬼灯用了两年年的时间学习这些麻烦的科技……茄子负责记录每一次波动出现的时间、地点、强度……就算什么都没有,鬼灯也会过去看看。

     第五年的时候,鬼灯又来到那个熟悉的圣诞街头,那份礼物鬼灯每天都带在身上,“白猪,下次见面,不论什么天气……只要你在,一切都刚刚好……”

     重建后城市一切都很美好。

   “嗨~你也没事,真是太好了”鬼灯正走神的时候对面一个抱着孩子的女孩突然开口朝他打起照顾。

   “您……好”鬼灯努力在脑海中寻找这个姑娘的身影,可仍没有头绪。

   “五年前,送了您一只玫瑰,您的爱人呢?难道……”

     啊……想起来了,“您也没事,真是太好了。”鬼灯弯下腰打了声照顾,想到白泽的身影,胸口又开始胀痛,“不……他没有事,因为我惹他生气了,便孩子气的藏起来了……我正在找他呢……”

   “嗯……赶快找到哄哄哦……”女孩笑笑跟他告别,“心愿……跟叔叔再见……”

     啊……这女孩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呢。

     白泽,你来看看呀,那个朝我挥手的小孩软糯糯的……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很想抱抱她吧。

     时间不疾不徐的走着,地狱的人有时间的时候都会帮着鬼灯整理文件,这让鬼灯第一次生出家人的温暖,被爱着的感动。

     一子:“老中医去了哪里?”

     二子:“不知道……”

     两孩子在地狱快速穿梭着,嗯……已经很久没有人陪她们玩了。但是她们能从大人们的表情知道,他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

     八年了……白泽。鬼灯握着手里的笔,记录着机器上显示的波形,现世的雪下了一次又一次,您的那个空间会下雪吗?

     “啊!鬼灯大人!鬼灯大人!”茄子跑的太快,来不及刹车……一头撞进鬼灯怀里,紧紧抓着鬼灯的衣角,仰起脸来,“鬼灯大人……”微红的眼眶里有发光的液体。“S先生说。咳!桃源乡出现了大范围的波动!很有可能……很有可能……”

     茄子已经很努力的在控制自己的呜咽……但还是嚎啕大哭起来,可是那表情,明明是轻松而又希冀的样子。

     鬼灯理解茄子的话,就算他没说出来……鬼灯带着茄子赶往了桃源乡的位置,远远的看见唐瓜阎魔大人还有许多狱卒抬着那台传输装置往这里走。

     麒麟和凤凰收到消息也快速赶了过来。

     探测仪突然发出了“滴滴~”的声音,“就是现在”S先生突然开口,启动了开关。

     巨大的漩涡慢慢成型,荒凉的土地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桃太郎桑~”白泽突然在房间里翻腾起来,整个人失去了重力,所有的东西都在大风里飞来飞去……

   “这是怎么回事呀……白泽大人~”

     当一切平息下来的时候,熟悉的怀抱、温暖的阳光、这种触感让白泽觉得很不真实。像是在做梦。

     桃太郎趴在桌子下,迟迟没有抬头。

   “白猪……”那确实是熟悉的桃源乡,当白泽和桃太郎砸出来的时候,鬼灯那颗空了许久的心终于有了充实感,只会疼的胸口好像突然有了别的感觉。

   “白猪……”白泽没有说话,只是呆愣着看着鬼灯。

     鬼灯掏出捂的温热的戒指套上了白泽的指节……“这就是我答应给你的圣诞礼物……我已经装了八年了……”

     要抓紧时间不能不可以再错过了啊……

     小白他们激动的攀上桃太郎的怀里,喜极而泣的抱成一团……

     被白泽控制起来的乌云接触到桃源乡温暖的阳光,突然四散开来……就像是羽毛枕头破碎一样……雪花从天空飘散下来。落到一群人的头上、脸上、肩上、

     白泽摸了摸手上突然出现的指环,带着调皮的笑容一口咬上了鬼灯的肩膀。听到了切实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的声音。

     白泽淡淡的笑开了……

   “恶鬼,你再不来……我就要下雪了……”

  
  

评论(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