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愿有人问你粥可温 有人与你共黄昏(上)

     安静的桃源乡,最早醒过来的永远是那群毛茸茸的兔子。整齐的打着呵欠,小心翼翼蹦蹦跳跳的从门缝里挤出去~自顾自的寻了一片草地解决早饭问题,就开始各自的工作了。


       “那个……白泽大人,万一我被鬼灯大人打成伤残,是按照工伤算吧?是吧?是吧?”桃太郎拿着阎魔厅的单子和货物,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家的老板,那已经打包好的药材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最上面那个食盒是什么鬼!?


       “我做的点心哦~”白泽打着哈欠从房里走出来,领口的衣服还未扣好,露出瓷白的蝴蝶骨和锁窝。随着他伸懒腰的动作,锁窝更加凹陷下去。


       “白泽大人……”桃太郎皱起眉头盯着白泽,“您是不是过于消瘦了……”


       “没有的事,桃太郎桑不会明白的,这可是绝佳的体型,很受女孩子的喜欢呦”白泽双手叉腰,纤细的腰身颇有盈盈一握之感。


      “那个点心是送给恶鬼的,麻烦桃太郎桑啦~”白泽朝着桃太郎挥挥手,笑容满面的样子不禁让桃太郎不详的的预感更加真实。


      真的是很奇怪呀!桃太郎走在地狱的路上仍旧忍不住吐槽,白泽大人已经很久没有去花街了,近来几天都神秘兮兮的泡在厨房~


      头上包裹着头巾,围着围裙跟一堆面粉较劲的样子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贤惠。可是留下来的残局还是得交给自己来打扫。这么“用心”的礼物为什么不自己送过去啊!!!


      “鬼灯大人……我把阎魔厅的订单送过来了。”鬼灯皱着眉头,拿着笔的手没有丝毫的停顿。


      说起来……鬼灯大人近来去桃源乡的次数也变多了。


      “嗯。麻烦桃太郎君了。”鬼灯终于放下了笔,“那只白猪近来有让你的工作增加吗?”拿起一旁的账单核对数目。


      “这倒是没有呢。近来白泽大人很勤奋,除了对待女孩子还跟以前一样剩下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呢~但是我觉得他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嗯?”鬼灯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了眼忧心忡忡的桃太郎。那个家伙,平常有累到吗?


      “啊,鬼灯大人,还请见谅,只是今天才发现,白泽大人实在是太过于消瘦了。”桃太郎想了想早晨白泽的样子,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锁骨,完全摸不到好嘛……不死心的学着白泽的样子叉了下腰……完全没有弧度……


      那家伙……鬼灯眯起眼睛,狭长的眼尾露出不易察觉的担忧。


      “鬼灯大人……这个……是白泽大人托我送过来给您的……”桃太郎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拿出那个精心包装过的食盒。“那个……没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把东西往鬼灯手里一塞,转身就跑。


      已经死过一次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啊……


      鬼灯打开食盒,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六个糕点,形状吗……一言难尽,一看就是白泽的手笔。


      从那特有的形状还可以大致认出这是金鱼草的造型。


      鬼灯咬了一小口,脸色瞬间就变了,果然不该相信那个家伙!鬼灯掰开点心,馅料里面混着肉眼可见的辣椒碎。


      远在桃源乡的白泽突然感觉到脊背一凉。


      鬼灯放下那咬了一半的点心,扭过身准备继续工作,却突然感觉到有股清香在口中弥漫开来。香气跟白泽身上的有些相像。


      嗯。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等等可以配着甜食吃掉。


      鬼灯转身好好的把食盒盖好,小心的送回自己的房间。


      此时的地狱悄悄酿生了麻烦事。唐瓜和茄子呆愣愣的看着一片狼藉的赛河原,平常这里有很多孩子的灵魂在不停的堆砌着石头,现在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灵魂和狱卒……都去了哪里?


      唐瓜和茄子互相拉着往三途川的位置走去,看样子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夺衣婆日日守在三途川,想着可能会目击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茄子躲在唐瓜背后小声地说道。


      沿途出现了许多受伤的狱卒,越往入口走去,受伤的人越多,夺衣婆也一脸生不如死的被挂在树上昏厥过去。


      “现在怎么办?”


      “你去报告鬼灯大人吧,我去了解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唐瓜拍了拍茄子的肩,转身往恢复意识的狱卒跑去。


      出了这么大动静,但是没有人上报到阎魔厅,说明当事人全部受到了影响,如果不是自己和茄子过来进行例行检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了。


      平白无故就让自己加班。鬼灯恨得一拳砸在了墙上。已经安排好了下班之后去‘回报’自己收到的‘礼物’。“希望他已经做好了觉悟。”


      茄子现在担心的倒不是地狱的安定了,而是那始作俑者,百分之百会被鬼灯大人拿来做天罚锅的!绝对!


      鬼灯随着茄子快速赶往到三途川。受伤的狱卒的伤口冒出丝丝的黑气,自愈能力根本没有用处。就算是鬼灯,遇到这种不明原因的事态也是无能为力的。


      阎魔大人听说了骚动。急急忙忙赶过来。


      “鬼灯君……这是……”


      “看起来应该是有恶灵作祟,但是没有寻到踪迹,还是等唐瓜的报告吧。”一股不安的情绪突然漫上心头,看来真的遇到麻烦了。


      地狱针对这件事召开了紧急会议,唐瓜拘束的站在大厅汇报得来的消息。


      “恶灵是从等活地狱逃出来的,生前因为不珍惜父母赐予的生命,选择杀害自己而被判定为杀人罪,已经受刑900多年,据那里的狱卒说,她近来的情况很不稳定,今天早晨的时候突然挣脱了束缚,一路逃向了三途川,沿途阻拦的狱卒都被打伤了。”


      “那么,唐瓜,恶灵现在的位置知道吗?”


      “据醒来的夺衣婆的话来看,好像……”唐瓜缩了一下脖子“已经逃离地狱了……”


      什么!在场的人心里皆是一惊,狱卒都难以对付的恶灵一旦去了现世,肯定会导致大量的伤亡,一旦这件事的起因被定性为地狱的失职。那么在场的人很有可能会被投入相应的地狱受罚。


      “鬼灯君……”阎魔大人苦着脸看向鬼灯。鬼灯咬着食指思索着有没有办法可以找到恶灵。


      像是这种变成恶灵的情况大多是因为怨念太深,难道是跟导致她自杀的人有关吗?……可是已经900多年过去了。


      “唐瓜,近期请密切注意收来的亡者。各位请在保证自己所管部门的正常运行的前提下,适当的抽出一部分人帮忙管理赛河原,阿香小姐请暂理夺衣婆的工作。剩下的狱卒去现世寻找恶灵的下落。”鬼灯瞥了阎魔大人一眼,有条不紊的散布命令。


      一群人收到各自的指令就开始行动了。阎魔大人瘫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不愧是鬼灯君,真是可靠啊。”


      “唐瓜,茄子,带着阎魔大人整理新亡者的信息。”


      “是!”


      “我也要吗?”阎魔大人欲哭无泪道。


      “您有意见吗?”鬼灯掂了掂手中的狼牙棒。

      “没有没有,唐瓜我们赶紧开始吧。”


      “啊对了,受伤的狱卒请不用担心,等安排好他们我会去桃源乡叫那家伙过来帮忙。”鬼灯交代完就去资料室看看能不能从亡者的过去找出点线索。


      桃太郎还没有回到极乐满月,白泽忙完今天的工作之后无所事事便躺在屋后晒着太阳。这个季节的阳光很温暖,舒服的白泽很快就睡着了。


      鬼灯的样子突然浮现在眼前,虽然是在交往没错……也只是见面的次数多了起来,相处模式也没有什么变化。另外,也不知道要怎么告诉身边的人自己和他的关系,总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还给我……还给我……”迷糊之间有哀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伴随的还有仿佛从土地里渗出来的凉意。白泽微微皱了下眉头,侧过身子仍陷在梦乡里。


      “救救我……”微弱的声音突然传入白泽的脑海中,白泽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映入眼帘的只有一团黑色的雾气在面前翻滚着。


      白泽一改往常的样子,眸子闪过一丝戾气。正色道“何方恶灵,为何不速去投胎转世。来我桃源乡何干!”习惯了他永远都是一副温柔的样子,可是神明毕竟是神明啊。


      “还给我……”那团黑影中间突然伸出两只焦炭般的手,布满细长的伤口,流出的液体也是宛若中毒一般黑色的血液,挣扎着想要掐上白泽的脖子。


      “哼。你这家伙也真是不知好歹。”白泽冷笑一声,抚起额前的短发。前额的眼睛在感到到污秽之气的瞬间就睁开了。


      “啊!”那双手在光芒中慢慢消散,刺耳的尖叫让白泽有些不适。那团雾气渐渐变成了灰色。


      “求求你……救救我……”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出现,白泽闭上了额上的眼睛,定睛朝那团雾气的中间看去。隐隐约约好像有个面色苍白痛苦的蜷着身子的女子。


      白泽叹口气。将手伸进了雾气里,雾气顺着手臂弥漫在白泽的四周,那个女子的身影渐渐出现在眼前,看样子似乎在经受着莫大的痛苦。


      白泽咳嗽几声,揪着胸口的衣服瘫倒在地上,苦笑着想,早知道是这么深的怨气,就不该以自己为媒介替她消散了。但她那副样子,又是真真的不忍心。


      白泽失去意识前,只见到那女子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


      虽说是散了她的怨气,也只是尽力把她自己的意识显现出来罢了。现在邪气全在白泽体内,若是不能解决她根源的问题,就算是神兽,也是会受到侵袭的。那个女子想次也深深知晓这情况,所以才会露出这么愧疚的表情吧。


      桃太郎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中间折道去看了看药圃,清理了杂草。浇了浇水。回到极乐满月才发现有些不对劲。平常白泽大人出门的话都会好好的关上门,今天大门敞开着却没有白泽的身影……


      “白泽大人?”桃太郎站在门口大声的呼唤着,应该不是去花街了或者找朋友去了。每次走的时候都有好好的挂上“CLOSED”的门牌。这点倒是不用担心。


      正当桃太郎想去外面转一圈的时候,听到白泽的房间传来细细的声响……


      “什么嘛,中午没有吃饭就去睡了吗?所以才说您应该好好休养自己的身体呀!”虽说是满嘴的唠叨,但是桃太郎还是放轻了步子,将白泽的房间打开一条缝,被子明显凸起个丘。还有几根呆毛在被角露出来。


      桃太郎笑出声来将门关好。“嘛……白泽大人,你就好好休息吧。”


      这个时候给白泽大人熬一碗当归粥是最好的了。桃太郎赶紧把食材找出来洗干净。放进锅里。小火慢炖可以熬久一点,等白泽大人醒过来就可以直接喝了。


      “白猪在吗?”鬼灯其实已经来的有一会了,但是只看到桃太郎一脸认真的在生火,时不时的搅搅粥以防漫出来。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好一会才开口问出来。


      “鬼灯大人?”桃太郎一惊,我就说吧!果然那盒点心是有问题的。鬼灯大人不惜万里追杀到这里,白泽大人你自求多福吧。


      “白泽大人在房间……”话还没说完,鬼灯的脸色便黑了下来。


      啊~啊~确实是不称职的老板呢。


      “你这家伙!”鬼灯朝着白泽的房间走过去,粗暴的推开白泽的房门,将手中的狼牙棒朝着那团凸起扔了过去。


      鬼灯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可能确实感觉到了不对劲。白泽应该是对自己的声音很敏感的,自己进门说话的时候他就应该跳起来了,就算很困,那么开门的声音肯定是足够大的。可是眼前的人没有丝毫的动静。难道真的如桃太郎所说,生病了吗?


      就在狼牙棒堪堪要砸上白泽的时候,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挡在了白泽的前方,抱着狼牙棒贴着白泽的额头摔到了床的另一边。


      鬼灯旁边的桃太郎本来想着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可以让白泽大人躲过一劫。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鬼灯大人和一个女子分别站在床的两侧对峙着。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二十来岁的样子,穿着破破烂烂的米白色的长裙,哪个时代的倒是看不出来,手腕出有一根红绳,挂着流苏。不过从手心脚底各发出一条暗红色的印记沿着四肢一路向上,具体消失在哪里也不知道。


      “您是?”桃太郎见鬼灯的气压越来越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问一下的好。


      那女孩并未回答,仍旧怒瞪着鬼灯,张开双手护着白泽。


      鬼灯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快要丧失了,刚才就应该狠狠的扔过去!握着拳头很想砸在白猪的脸上。


      “啊!”那女孩突然发出小声的呻吟。痛苦的弯下了身子。双手紧紧的抓着胸口处的衣服。满头大汗的靠着床边,视线一直没有离开鬼灯。


      床上的白泽突然瑟缩了一下,整个人开始颤抖。鬼灯没时间再去纠结这个陌生的女子是什么情况。赶紧把白泽从被子里捞出来。


      不小心碰到的枕头的触感是湿润的。


      鬼灯放下白泽,闪身过去掐住了那女子的脖子,生气的地狱辅佐官手指只要再用力一点,对面的人就会魂飞魄散了。


      “你对他做了什么!?”


      桃太郎看着这一切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去看望看起来不太好的白泽大人,还是劝慰怒气值爆表的鬼灯大人,还是解救鬼灯大人手下的女子。


      “咳咳咳……”那女子在鬼灯手下艰难的呼吸着。


      “呀……恶鬼”许是疼得厉害了,白泽睁开了双眼伸出细白的胳膊抓着鬼灯的衣摆。




呀呀呀……桃太郎君~先帮谁呢?(ಡωಡ)

评论(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