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一)

    但是白泽是伪哨这件事就只有不知去哪旅游的塔主知道了。



      刚来这里的时候,白泽总是想起母亲那沁血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是个向导!实在不行是个普通人也行。”



      白泽不想做普通人,虽然这和父母的希冀不一样。他想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哨兵和向导的地位,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就直接失去了资格。



      他更加不愿是向导,只因为母亲的死亡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太大的创伤。



      可是天不遂人愿,当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意识还处在混沌的时候,夫妇中的向导轻柔的抵着他的额头,“白泽……你是个拥有稀有精神体的向导呢。”



      白泽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向导的事实,拒绝行使自己的能力,任自己一次又一次处在混沌里不愿醒来。



      塔主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由向导一次又一次将他拉回来。



      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白泽,实在接受不了自己是个向导的事实的话,以后就像哨兵一样活着吧。抑制的药物仍由你负责研发。你要想好了,你是天生的超S级向导,如果再努力的话,轻轻松松就能成为主宰向导——那是传说中可以和黑暗哨兵相抗衡的存在。”深思熟虑之后,那对夫妇再一次将白泽带出来的时候,哨兵握着他的手郑重的询问着他的意见。



      白泽的眼睛终于开始聚焦,慢慢的点了点头,“好!”



      自那天起,白泽和哨兵塔主消失了三年,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S级哨兵。但是向导塔主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向导能力也在不知不觉中提升着。



      “白泽……你的向导能力也得学会使用。”向导塔主扔下一堆资料让白泽看,全是如何帮助哨兵梳理精神图景、对战之中如何对哨兵下精神暗示或者辅助提升五感,还有结合。



      白泽没打算以向导的身份活着,“就当了解一下向导的习性,帮助你自己更像一个哨兵。”知道白泽会拒绝,向导塔主一句话噎的白泽说不出话来。



      那就这样吧。白泽撇撇嘴,他的向导级别从来没有测过,但是两个塔主都认为是超S+。或许……已经到了主宰向导的级别。



      毕竟……白泽混沌期间,两人仔细研究了白泽的精神体,一只通体雪白的麒麟——上古神兽可遇不可求。比发现的稀有精神体还要罕见。



      白泽是向导这事,真真的只有三个人知道。


      桃源乡的两个塔主在各国哨塔里的地位,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毕竟他们是‘塔’的创建者。所以白泽期间执行的任务档案并不对外界开放,只有领袖有权查看,但也仅仅只有事件及事件结果而已。



      所以夫妇两人很担心,自己这样的做法已经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哨塔对白泽进行暗地调查。将‘桃源乡’交给白泽管理也是为了减少他外出的机会……这种过度保护也不知是对是错。



      “不……”白泽缓慢吐出一个字,带着诡异的笑容。“让他们整天不学好。”



      茄子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随后又开心的笑起来,哼,每次去给他们做精神梳理的时候,他们总是使坏不配合,白泽长官总是说为了那大把的钞票着想也得忍着,终于到了自己掌握主导权的时候了。



      “鬼灯,这次你带队吧,就当放假休息。和‘W’塔的训练,这群小鬼们还嫩着呢,保不齐被欺负了。”‘D’塔领袖阎魔撑着下巴看着对面的首席哨兵。鬼灯在各个哨塔之间也是颇负盛名,毕竟每个哨塔能有一个S级的哨兵就已经很不错了,鬼灯他竟然年纪轻轻就获得了超S级称号,不知道多少哨塔想要悄咪咪的挖墙脚——当然除了桃源乡。



      “桃源乡也会参加?”鬼灯皱起眉头疑惑的看着对面的上司。



   “咳咳……鬼灯君啊,你看咱们这里的哨兵孤零零的多可怜啊,别西卜都有自己的向导了。我当然也想为自己的部下谋些福利不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鬼灯迷瞪着狭长的眼角看着阎魔的时候,阎魔总是担心鬼灯会控制不住自己将手中的狼牙棒砸过来。



      总觉得桃源乡不是那么好攻克的存在,阎魔长官你还是别想了。不过这个白泽……手上档案上面白泽的那张标准笑脸有些刺眼,鬼灯不自觉的加重了手指的力度,没有发现自己将别人的照片都捏皱了。



      掌管着桃源乡,一群向导的S级哨兵,倒是很想会会。



      嗯……唯独这张笑脸……不喜欢的感觉!



      “白泽长官!那个……‘D’塔的小队长是那个传说中的超S级哨兵。我们的向导会不会受欺负啊。”茄子虽然是个A级向导,但是听到超S级哨兵的名字都开始紧张,到时见了他难道要直接晕过去吗?



      不行!白泽越想越气,‘D’塔阎魔打的一手好算盘,这群刚刚觉醒的向导遇到超S级哨兵不得一个个全都飞了!



      “我也要去,你作为向导的小组长,我作为……嗯……小副组长。”鬼灯?白泽看着桌上他的照片,“一副面瘫的样子!”



      很少有人真正见过白泽——当然桃源乡的人再一次除外。也有其他哨塔A+哨兵不服白泽的档案记录,过来找茬,结果都是在自己家门口被发现,连带着自己的记忆都被抹去。



      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见过白泽。



      “呕……”白泽打死也没想到训练基地会建在戈壁滩上,坐着吉普车翻山越岭。因为白泽自小就晕车,虽然开车的人很小心,白泽还是感觉像徘徊在鬼门关。平常出任务的时候身上总会备着自己研发的药,这次临时决定参加什么都没来得及准备。



      向导小队是最后到的,W塔派出的是別西卜队长,应该是位S级哨兵,只是简单的训练而已,至于吗?白泽出发的时候还有闲情撇嘴,现在胃里翻江倒海只想好好睡一觉。



      鬼灯带着自己这里的五十四位哨兵整整齐齐列队欢迎向导的到来,“啧!”他们只见过阿香小姐一个向导,要不是看这群孩子眼里对向导的好奇,鬼灯才不会干这么麻烦的事。



      话是这么说,鬼灯仍是站在队伍最前面顶着烈日等待着。话说,别西卜那一队在食堂干什么呢?



      他们昨晚就到了,一个半小时前跟向导们联系过到达的时间,之后全都钻进了食堂,也不许他们D塔的人靠近。难道是想在食物里‘下毒’强制诱发向导的结合热吗!?



      喂!这会出大事情的!



      鬼灯摇摇头,赶走脑袋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抬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太阳,汗水快要糊住眼睛了,真难受。



      两分钟前W塔也在旁边列队做好了欢迎的准备,这些孩子兴奋有情可原,可是这别西卜是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有了结合的向导吗。



      别西卜当然不会告诉鬼灯,自己出门时,莉莉丝揪着自己的耳朵,“你如果不给我带几个向导回来,我就去桃源乡找组织了!”唉,所以这趟出行不仅仅是训练啊。妻子都要保不住了。



      另外还有撒旦领袖交与的秘密任务:调查白泽的精神体和抗向导能力。



      总觉得老婆和饭碗都要保不住了……



      远远的就感觉到有车子的声音传来,所有哨兵突然绷紧了身体,好像要来的是敌人一样。



      车子卷着尘土停在了眼前,第一辆队长的车门刚打开,鬼灯和别西卜刚刚动了动脚,副驾驶栽下来一团白色的身影,扬起了些许黄沙,两人一愣,停下了脚步。



      一百来号的哨兵也是一脸的茫然。



      “白泽长官,你坚持住啊!”后座的门‘哗’的被拉开,茄子急忙跳下来跑到白泽身边,扶起地上的人。



      白泽整个人瘫软在茄子的肩膀上,额前的发丝被汗水浸湿软趴趴的垂下来遮住了眼睛,从发丝间露出的眼角处有殷红的刺青,或许是白泽的脸色太过于苍白,眼尾的那抹颜色又重了几分。



      整装欢迎的哨兵也被这景象惊的说不出话来,虽然没有见过本人,但是听到那声‘白泽大人’也知道栽下来的是谁了,那可是S级哨兵啊,这么狼狈的样子……难道是路上遇到了袭击?



      鬼灯眼色一暗,准备走上前接过白泽顺便询问一下是否出了什么事,向导的大部队已经全都下车围了过来。



      “啊……白泽大人你忘记吃药了吗?”



      “啊~啊~白泽大人晕车晕的真惨!”



      什么嘛,只是……晕车啊……鬼灯摇摇头嘴角一抽。



      不对!哨兵都会开启自己的屏障减轻自己的感官,他一个S级哨兵为何会被晕车困扰?



      “你们闭嘴!呕~”白泽挂上茄子的脖子,稳了稳自己漂浮的步子。沙漠的阳光照在白泽的脸上,稍稍显出红润的感觉,白泽轻声嘟囔着,“我想回去了……”



      “哈哈……”向导们爆发出细小的笑声。



      “那您还得再经历一次这种感觉不介意吗?”清冷的声音加上一片阴凉传过来,白泽眯着眼睛抬起头,逆着阳光看不真切对面人的脸,但是这种气息……想必就只有他了!



      白泽感觉有点压抑,蛤!?这就是传说中哨兵的征服欲吗?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展现出来!



      “话说,身为哨兵,竟然晕车,估计全部哨塔也找不出第二个了。”鬼灯挑眉看着白泽苍白的脸,心脏蓦的漏了一拍,自己都没发觉。



      “哈哈……原来是晕车啊。”哨兵中间爆发出零零散散的笑声,刚刚还在好奇向导笑什么,听了鬼灯的话才明白过来。



      白泽听到人群中的笑声,眯了眯眼,对着鬼灯露出了笑容,身后突然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鬼灯和别西卜回头一看。



      大部分的哨兵东倒西歪,毫无意识,哪有刚刚整齐的样子。



      鬼灯看向白泽身后的人,清一色的向导脸色凝重,似乎很不满意他们刚刚对白泽的嘲笑。



      白泽身边的茄子,仍低着头拽着白泽防止他摔倒。



      “别闹他们了,一群刚觉醒的哨兵,哪能跟你们向导比精神力啊。”白泽回头朝着护着自己的孩子们摆摆手,顺便捏了捏茄子的手臂,也不知道跟谁说的,“放过他们吧。”



      “哼。”两三个向导扭过脸,倒下的哨兵渐渐恢复清醒,一个个仍心有余悸。



      一瞬间,自己的屏障就被撕破了,突然清晰的五感在这种环境里就是死路一条,还好对方及时关闭了自己的屏障,但是也在自己的精神图景里搅的天翻地覆。这群向导,刚来就明确的通知了他们:



      『我们不怎么喜欢你们!别惹我们!』



      『这是我们的Boss,只能我们笑,不许你们笑。』



      “鬼灯君,别西卜君,别看他们只是向导,虽然身体能力确实不如你们,但也别小看他们,对了,他们还是一群孩子,有什么做的不对的还请你们多担待。”



     白泽已经站好了身子,整理了一下外面套着的白大褂。从胸口的口袋拿出一副圆框眼镜架在鼻梁上,咧开嘴伸出右手:“你们好,桃源乡S级哨兵白泽。”



      “D塔超S级鬼灯。”鬼灯看着白泽手腕处的红色珠子,隐隐的有种排斥的感觉,小思绪一闪而过,鬼灯握住面前的手。



      湿润柔软,掌心有细小的水珠,跟哨兵的手太不一样。

评论(1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