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 *

你有见过小王子的星球吗

『鬼白』秘密和你(八)

     “你是向导。”不是疑问的语气,鬼灯现在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白泽的精神图景,感受到白泽紧张、欣喜的情绪——这不是哨兵的能力。


     所以……所有的不合理都有了合理的解释,白虎的反映是来自于天生对认同的向导的亲和力。


     “你能先放开我吗?”想了一万种他醒过来要怎么跟他解释自己跟他建立了精神链接的事,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白泽看着近在咫尺的鬼灯,扭过脸右边是鬼灯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左边是鬼灯撑着的手,退无可退。


     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应该是发现了受伤的湾鳄,领袖们正在赶过来。”自己的屏障被完美的修补好了,五感的敏感度也被加强了——鬼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你还不赶紧放开……”“唔……”白泽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放大失焦的鬼灯的脸,唇上传来湿润的摩擦感,鬼灯像只小狗一样舔舐着白泽紧闭的牙,酸甜的味道弥漫开来,白泽空出来的手推着鬼灯的胸膛,可那强有力的心跳顺着白泽的手臂传到自己的心尖,白泽突然就忍不住红了眼眶,眼泪一颗一颗滑下来。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鬼灯突然就慌了,将白泽揽入怀里,“对不起……我……”白泽嚎啕大哭起来,渐渐换成呜咽的声音传来“你个流氓!”白泽小声的控诉着,颤巍巍伸出双手环住鬼灯的脖颈,鬼灯一愣,随后又被铺天盖地的欢欣覆灭,一只手枕在白泽脑后,另一只手托着白泽的腿,坐起身将人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拍着怀中人的背。


     白虎像疯了一样在白泽的图景里窜上窜下,一旁的麒麟高冷的盯着白虎,鄙夷的表情不要太明显。


     “对……我是。”鬼灯嗤嗤的笑,热气喷在白泽脖颈,白泽身子一个激灵仰起脸羞赧的不敢去看鬼灯的眼,鼻涕眼泪糊了满脸,眼角胀的通红,牙齿咬着下唇控制着浑身的颤抖。


     鬼灯心间一动,又忍不住凑过去描绘白泽的唇形,细细的啃噬着白泽的唇瓣,动作轻柔的像是对待易碎的珍宝,白泽一惊差点掉下去,慌忙抱住了鬼灯的腰,但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将自己往鬼灯嘴里送,鬼灯露出不宜察觉的笑,小心翼翼吻着白泽的嘴角,白泽身子瘫软着只能接受这细密的吻,仍然是牙关紧闭不知道怎么回应。


     鬼灯一急,轻咬了一口,白泽疼得倒吸了一口气,鬼灯就势撬开了白泽的牙缝,灵巧的舌头搅动了一汪春水。


     白泽的心跳越来越快,随着鬼灯的动作自己所有的氧气都像要被汲取干净,满脸憋的通红。


     “唔……”白泽忍不住发出闷哼,鬼灯的手顺着白泽衣服的下摆伸进去,碰过的皮肤传来酥麻的感觉,顺着脊柱一路爬到脑中,加重的喘息传入耳中,仅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事态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白泽勉强从要溺死自己的气氛中找出一丝清明,狠狠咬了仍‘为非作歹’的鬼灯,血腥的味道霎时溢满两人的口腔。


     “呃”鬼灯吃痛,看着瞪着自己深呼吸的白泽,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在白泽额头落下一吻,强压下心头的悸动放开面前‘秀色可餐’的人,“这你打算怎么解释?”鬼灯指着地上昏迷的切西亚。


     白泽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还好没有爆发结合热……”


     白泽贴过去用鬼灯的衣服抹了一把脸,“你这是在玩火。”鬼灯咬偏头看着身边毫不自知的人,嘴唇有道细微的裂痕。


     “我只能让她昏迷一个小时,”白泽扭脸不去看他,“等会圣塔的人上来就看你的了,她知道我是向导的事近期不会想起来,但是她总有办法让自己想起来,所以看能不能把他带到你们那里,但是绝对不可以让撒旦带走她。”白泽眸色沉了下去,就算这件事让圣塔知道,也绝对不能让撒旦知道。


     撒旦他们手上一定还有秘密。


     白泽说完走到窗户边跳下去,鬼灯轻笑一声,随即躺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小泽呢?”葳蕤通过连接询问皱着眉头的石藤,本来以为是白泽出了什么事,可是躺在这里的鬼灯和切西亚领袖……切西亚看起来没有受伤,那门口血迹想必就是鬼灯留下来的。


     “小泽去哪里啦?”


     “鬼灯君?”阎魔看到这景象忍不住惊呼,赶紧扶起鬼灯,还好……还活着,阎魔松了一口气。


     “葳蕤,你去看看鬼灯君出了什么事?”石藤抱臂看着阎魔,看来事情并不像想象的简单,话出口想要拒绝的不光是阎魔还有身边的人,但是谁也没出声,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当出头鸟自讨没趣。


     葳蕤走上前去,握着鬼灯的手闭上了眼,“前辈好……”刚进到屏障外围,就看到鬼灯站在那里,明显是在等着自己。“你没事?”


     “嗯。多亏了白泽向导。”


     “你知道了!?”葳蕤心下一凉,收起笑脸警戒的看着他,但凡有一点点要泄密的趋势,她也要将他留在这里。


     “切西亚也知道,前辈,现在只有您能帮白泽保守秘密了,我接下来说的事……您别管孰真孰假,只要您说出来,撒旦他们就不会轻易带走她。”


     葳蕤叹了口气,“嗯……万一是别的向导来看怎么办?”“没事,白泽已经帮我建造了幻境,如果不是您,不会看到我的。”这是小泽选择相信的人,姑且也信小泽一次吧。


     “呃,”葳蕤睁开眼脸颊浮现诡异的粉色,欲言又止的看着众人。“怎么了?”


          一众人都好奇到底看到了什么,“嗯……就是……就是……”“切西亚领袖灌醉了鬼灯君,想要结……结合……”后面的话虽然有些听不清,大家也明白了大概。


     “过分!”阎魔生气的推开众人,心疼自己家的孩子被这么对待,“我要去找圣塔评理,将切西亚收押。”葳蕤起身的时候不露声色的看了阎魔一眼,阎魔一时之间还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听到后面的话,就明白桃源乡是想让自己先发制人。


     “领袖……切西亚太过分了。”阎魔风风火火赶到圣塔领袖的办公室,葳蕤留下来照看鬼灯,“那其他领袖有没有想要去检查的……”领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撒斯姆手抵着额头一言不发,撒旦伤成这个样子,切西亚这下的牢狱之灾是跑不了了,自己已经深处漩涡中心暂时还是安生一点比较好。出师不利啊……


     桃源乡跟D塔也从没有来往,葳蕤领袖今天只是第一次见鬼灯,众人犯不着怀疑葳蕤得罪桃源乡。


     “嗯……那就将切西亚交给你吧。”圣塔领袖点点头,眼神从石藤身上一扫而过。“对了,鬼灯君现在怎么样了?”


     “嗯……葳蕤说想暂时将他带回桃源乡看看,身体好像有一些影响。阎魔领袖要同行吗?”


     “啊?”阎魔一愣,桃源乡这是打的什么主意,但就现在看来,他们并不是敌人,“没有关系,鬼灯君交给你们我很放心,我还是负责将切西亚领袖带回去吧。”


     这样最好,石藤不想太早表明自己的立场,同样其他的领袖也不想看到桃源乡与谁走的太近。
第二天一早,大家各自离开,撒旦受伤这事圣塔领袖不吭声当做没看到,大家都乐的清闲,休息一晚,由别西卜护送离开。


     鬼灯一上车,便一改昏迷的假象,端端正正坐在后位,扫了一眼,石藤开着车,葳蕤在旁边帮自己包扎伤口,“白泽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那孩子昨晚就走了,谁知道去哪里了。”葳蕤包扎好伤口,蹭到鬼灯旁边眯起眼睛盯得鬼灯额角出汗。


     “这么关心我家小泽呀~”


     “……”“白泽他是向导,为什么要装哨兵?”


     “这事哦~等你成了我第二个儿子的时候我可以考虑考虑告诉你。”葳蕤从中间翻到前面,稳稳的落在副驾驶的位置。


     “哼,别以为我没发现,昨晚带他回房,小泽那支支吾吾的样子——真当我们老两口眼瞎啊!”葳蕤抱着胳膊和自己的丈夫进行精神层面的交流。


     “唉……孩子大了。”石藤从后视镜看了一眼鬼灯,“这孩子挺不错的,你不是挺相中他的吗?”


     “那能跟真有了相比吗?昨天我检查他精神图景的时候都没有看到他的精神体,倒是白泽昨天特意建了屏障不让我进,他小子的精神体保不齐就在小泽的图景里撒欢呢!啊!”葳蕤突然将自己埋在毛毯里,心情很郁闷。


     桃源乡离圣塔还算是近的,紧赶慢赶在月上梢头的时候赶到,石藤舒了一口气,“还好小泽不在,不然得明早到了。”鬼灯想起第一次见白泽的样子,很赞同领袖的话。


     桃源乡外围是护城河,东南西北正四个方向建了四座通往的桥,起点设置有关卡,尽头处还有城墙……鬼灯大致环顾了一圈,防守还是不错的。


     “欸?领袖回来啦~白泽长官呢?呀~鬼灯队长……怎么会在这里?”三人刚刚走进塔内,茄子迈着小碎步冲进葳蕤怀里,白泽的身影没有发现倒是发现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撇撇嘴,“白泽长官是不是忘了给我带礼物,不敢回来见我了!”昨天明明说好了,只要帮他查到一个女孩子的信息,今天回来送自己一份礼物的……过分!


     “跟他说了白泽有事要忙明早才能回来,非是不信,这不,一听到你们回来就急急跑出来了,也不知道白泽许给他什么礼物了……”身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士也跟着赶过来,手里还抱着一堆刚刚下课的教材。


     “连翘,许久未见了,这孩子是不是又病了?怎么这么黏人呢……”葳蕤蹲下身额头贴着茄子的额头,“呀……这么烫呢,赶紧回去。”葳蕤朝着石藤鬼灯挥挥手,拉着不情愿的茄子往医务室走。“可是……”


     “明天一早就陪你等小泽回来,要是不回来,他送你的礼物加倍。”


     “不省心。”石藤吐槽道,带着鬼灯越过一个又一个的走廊花园,眼前出现两栋房子,“我们和白泽住的都是私人公寓,喏,左边的是我和葳蕤住的,白泽那孩子住右边,他今晚不回来,我过去给你安排一间客房。”说着带着鬼灯往右边走。


     “不用,我住宿舍就好,白泽不在……”鬼灯想着毕竟主人不在,自己身为客人怎么也不能这么随便。


     石藤要是知道鬼灯昨晚对白泽做的事,绝对会一脚将他踹进去。都这样了,还矜持什么!


     “没事,这么晚了,宿舍不好收拾,白泽房间有客房,天天都有人收拾。”石藤不管那么多,伸手一推,指着二楼右边的房间,“那是客卧,左边的是白泽那小子的,房间里什么都有,……啊~困死了,算了,你自己找吧。”石藤打了个哈欠,转身将鬼灯一人留下自己走了……


     鬼灯一脸茫然,这领袖这么心宽的吗!?一点都不怕自己刺探情报吗!?叹口气,鬼灯审视着房间,一个人住有些太过宽敞,一楼左手边是客厅,右边的房间门关着也不知是什么,但是有很熟悉的味道传出来,对鬼灯来说气味有些大,里间看样子是厨房,餐厅放着冰箱,客厅旁是巨大的落地窗,地上乱糟糟的堆放着纸张,鬼灯走过去才发现是一堆手稿,顺着楼梯上去,站在白泽的房间门口立了一会,又转过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房子全是自己昨晚闻到的味道,莫名的让人安心。


     鬼灯坐在床沿,手心里躺着白泽的耳坠,“又见面了……”





●比较短小的更新……鬼灯大人这次没有如愿以偿,我会尽快为您安排下次机会的……(ಡωಡ)

评论(11)

热度(99)